肉都在dqianjun.com
不再开放明信片授权。
 

老话再说一遍,肉文不要打文包,以前有妹子打文包被判了两年的,不要忘了!设置密码和访问权限是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最后,我今年的出本情况请自行关注了解,我不会宣传的……敏感时期低调低调低调

ps,一审十年这事,举报人爽了没?我都不说什么良心会不会痛了,这根本没良心,是人不是啊。

查看全文

12年的坑现在翻出来画也是醉醉的……居然还能接上显然这六年就是白活QAQ

逮着时间撸个毒液~

“在我的世界我也是个失败者”

我觉得这句话很有意思,作为不看美漫的纯影迷,我认为电影里的埃迪根本算不上是一个“失败者”,他的失败是建立在一个腐朽的麻木不仁的肮脏的社会前提下,他做正确的事却会被这个错误的世界判定为“失败”,也就是说埃迪的“失败”纯粹来自于不被恶意的社会承认——同事爱人朋友都喜欢他,就连路边的流浪者都喜欢他,他完全不是一个常规意义的失败者。

而毒液把自己和埃迪类比,让我感到,他可能在他的世界里也得不到承认,大概有些不合群,我感觉毒液的星球是力量至上主义——碰上比自己弱的就想啃头==完全的暴力分子。

所以两个被原生世界所排斥的人聚合在一起,就成了毒液那句话的后半部分:“——在这个世界我和你可以做点什么!”

可以做点什么他们一个人做不到的事,以他们特有的方式去对抗世界,实在不能更萌啊!

可惜的是电影里没有更多说明,成片剪辑有些突兀,尤其后期转变十分突然……要不是毒液宝宝真心可爱,和埃迪的互动真心蠢萌+霸总的话……难怪先期影评打分那么低了。

等第二部完善~!求索尼千万做个人别浪费了这个IP和汤老师这么好的演员==

毒液真的很可爱,全片只缺一个步骤,就是毒液宝宝是怎么爱上艾迪和他的世界的,在楼顶上的时候再稍微多几句话就行了。这样北美影评人就不会废话了~

查看全文

据说不晒猫的铲屎官不是好主人(⌒▽⌒)

它叫一球,我一般叫球屁股。



【神夏/HP】【兄弟】分院帽的预言4

分院帽的预言【1】 【2】 【3】 


四年级弟弟镇楼~

======================

四年级·Sherlock与吐真剂

致黑皮本:

虽然你是讨厌的Mycroft的圣诞礼物,但作为公平公正的以理智和逻辑思考能力著称的人类,我还是决定正式启用你作为我的新记事本。

在你之前,我并没有系统记事过,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只能忍着。

但我相信文字记录是一件绝顶容易的事,不是吗,据说有人三岁就开始写日记了,我不可能比一个刚学会“拼写”的人干得还糟糕。

如果你想问“为什么这个小子要开始在本子上记事而不是用脑子”,我大可告诉你:我年岁渐长,有太多无用的信息进入视野,有一些我可以毫不犹豫地丢弃,但有一些,以我目前的经验难以分辨。我一岁零六个月的时候妈妈说——她是一个很有头脑的数字魔法研究员(著有《详述数字魔法的奥秘》一书),她说“有备则无患”。于是这就到了你派上用场的时候。

我好奇我那糟糕的哥哥是否会有记事本。

鉴于他把你送给我,我假设他也有类似的需求。

你诚实的用户:SH

1.6

生日在圣诞假期中间令人恼火。

我可以拒绝生日帽,但拒绝不了吹蜡烛和爸爸跑调的生日歌。

Mycrov不在家是唯一的好事,如果我还得忍受他去年那样的嘲讽,我就要戳瞎他的眼睛。

如果我估算不错,圣诞节后他比以前忙碌了十倍,中午不回家,周一和周三周五的晚上,周末全天不在。他的麻瓜工作不可能突然变得繁忙,结论,他有了新工作。虽然他不承认。

愚蠢的Mycrov,他忘了家里还有一面钟表会告诉我他在哪?下午三点到四点间他去了“魔法部”!

 

1.8

Mycrov的外套上有飞路粉。鞋底和裤子反而没有。

结论:他换了衣服。

问号:他做了什么需要换衣服?

 

1.9

魔杖尾端有磨损痕迹,他是用木头去打人了吗?

我查看了他的麻瓜机器,麻瓜制品的一个好处:可以记录物主踪迹。这台机器显示他有三个时间段失去信号,我相信他去了没有信号的霍格沃兹。

 

1.10

圣诞假期要过了,我肯定校长知道发生了什么。

 

1.21

不敢相信!他成了傲罗!!可明明之前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去魔法部!甚至不愿意谈论这件事!

为什么??

发生了什么。

他不愿意告诉我,一如既往!

 

2.28

你说我要是加一点儿蜂蜜会怎样,能降低浓度增加甜度吗?但不能甜得让人尝到。

 

3.2

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失败

我恨魔药

可恶

 

4.25

暑假前能成功吗,我很怀疑。

 

7.1

不能……我必须承认,魔药大师这一称号掺不得一点水份,这使得它更有价值了。

 

7.21

今天是疲惫的一天,黑皮本,我烧掉了温室……我得记住这一天,千万不要把滚地虫的粘液、吸血蝠的舌头、地精的指甲搅拌在一起接受阳光的照射。千万不要。

还有千万不要再把温室安在妈咪的玫瑰丛旁边,千万,千万不要。

 

8.30

他暑假很忙,基本不回来,倒不是说我想看见他,见不到人怎么测试?即使是我也无能为力。

不是因为还没准备好。

没有温室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9.16

测试人数:149

不良反应:3

有一个是前一天摄入了酒精,另外两个是当天摄入了酒精。

结论:本品基本合格,严禁摄入酒精。

 

10.3

John对此反应良好。我认为可以进入下一阶段。

虽然有难度,但我成功率很高,瞧着吧。

 

11.6

进展顺利,Snape教授认为让我们尝试一下高级魔药的制作难度很有必要。

告诉你了黑皮本,我可以的!“如果把你扔进黑湖喂章鱼能改善一下你沾沾自喜的脑瓜子,我会的。”

我喜欢他我告诉过你吗?他是我最喜欢的老师!

难度:妈咪>Snape>McGonagall教授>Dumbledore

我还没想好把他放哪,不要嘲笑我,他有变量。

 

12.20

制作顺利,不出意外我可以在圣诞节前做好,你觉得教授会认可吗?他最好认可,不然Mlike就要倒霉了!

不管怎么说,你都不会希望家庭成员倒霉的,对不对?

*

虽然已经到了午餐时间,但魔药教室里的孩子们却一反常态,不但没有一窝蜂地从这间不见天日的地下教室涌出去,相反他们分成两派聚精会神地围绕在讲桌旁,教室里鸦雀无声。

讲桌上摆放了两个小瓶子,里面各自装了小半瓶无色透明的液体,其中一瓶多一点儿。

“或许你的黑魔法防御学领先学院,但校长的胡子都知道我的魔药学比你更好,Holmes,所以我的得分当然要比你高!”站在讲桌一边,一个穿着拉文克劳校服的男生说道。

“把希望寄托在校长那堆主要成分是角质蛋白的有机物上真是明智。”而另一边穿着斯莱特林校服的黑色卷发男生哼道。

“什么?你又在说什么麻瓜玩意儿!”拉文克劳怒斥,那边的学生们也都作出嫌弃的表情。

“你知道巫师的减少就是你们排斥麻瓜看不起麻瓜造成的吗?不思进取自取灭亡。”黑发的斯莱特林说,然而他身后同学院的斯莱特林们都没有搭话,要知道斯莱特林可是最排斥麻瓜的学院了。听到这种话,有一部分原本站在他这边的学生忿忿挪到拉文克劳那边去。

拉文克劳的学生更得意了。

然而这个叫Holmes的斯莱特林学生只是翻个白眼:“我可以用实例证明,我的吐真剂比你的更有效。”

这时,站在两个阵营中间的魔药学教授咳嗽了两声。

“行了,Holmes先生,还有Slughorn先生,你们的吐真剂都十分成功,两个学院都可以加二十分。现在,离开我的教室去塞你们的中饭!”教授低沉在声音在教室里嗡嗡回荡,学生们顿时作鸟兽散。

只有两位当事人还留在原地,Slughorn先生不服气地嘟囔:“没道理,先生,明明我的更多。”

教授瞪他一眼,“我知道你因为有一个当过魔药学教授的亲戚而自鸣得意[],Slughorn先生,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扣分。”

听到这么说,拉文克劳学生急急忙忙地拿起小瓶子要离开,“把它留在这儿!我可没指望你们这个年纪就能做出吐真剂去祸害四方给我惹麻烦!”教授的怒斥吓得学生手一抖把小瓶子丢在桌子上跑走了。

“啧,好了,Holmes先生,你还有什么疑问吗,不,不用回答,只是给我滚出去。”教授乌黑的眼睛居高临下地瞪着剩下的这位斯莱特林,“天知道出了什么岔子今年的圣诞节大餐不如往常吸引小鬼!”

“如果你只是要我离开,为什么要用疑问句?”Holmes也瞪他。

“因为这个句式对别人都有用,除了你这个……小混蛋,去喂饱你自己。”魔药教授横他一眼,一手拿起自己的教学用具,一手推着斯莱特林把他搡出了自己的教室,头也不回地朝着热闹的大厅走去。当然,他没能看到当他绕过讲桌的时候,Holmes先生迅速地在他黑袍下方把两瓶吐真剂收进了自己的袍子。

跟着教授走进既是餐厅也是大堂的高顶下,雪花正在簌簌落下,小精灵们在空中飞来飞去洒着闪闪发光的金粉,转来转去的螺旋彩带和小礼花围绕着几棵悬在空中的华丽圣诞树,整个霍格沃茨都充满了圣诞节的快乐气氛。

白发苍苍的老校长已经发表完了今天下午开始放假并祝大家圣诞快乐的讲演(或者是不成调的歌唱),午餐已经摆上餐桌,到了下午,学生们就都要陆陆续续离开了。包括小Holmes先生。

*

“所以,你认为呢,哪一瓶更优秀更好?”Sherlock擎着两个瓶子站在Holmes大宅的门口,他刚被妈咪拥抱过,而他的哥哥Mycroft正准备依葫芦画瓢也拥抱他一下来着。

哥哥把张开的手臂放下来,眯起眼睛,“你们做了吐真剂?四年级?”他拿起其中一瓶打开盖子闻了闻,塞给Sherlock,拿起另一瓶又闻了闻,举起来透光看了一眼。

“较少的这一瓶添加了配料之外的东西,Sherlock,你又这么干了。”他盖上盖子。

“停下做那张脸,“Sherlock嫌弃地说,“那张‘哦你又惹事了’的脸,我这回没有!”

“恭喜,魔药教室躲过一劫。”Mycroft兴趣缺缺地回答。

“这让它更有效!”Sherlock义正言辞,气鼓鼓地。

“但是Snape教授没有给你额外加分,不是吗。那说明它和其他吐真剂一样有效,好吧,创意精神可嘉。”Mycroft挥挥手,走进屋内,Sherlock跟在他身后:“一样有效?!听听你在说什么Mike!像个两百岁的老头儿,‘稀饭和玉米糊一样好下口’,哦真恶心!”

“你再叫一次那个名字我就——”Mycroft竖起一根手指,Sherlock瞪圆了眼睛,“Mike!Sherly!你们还在门厅干什么?吃饭了!”妈咪的声音传来。

他俩抬起头看向正对家门的大摆钟,铛——悠扬的钟声传来,一根雕刻成“父亲”字样的指针咔喳一下从“车”摆到了“家”上,在此同时,身后的房门打开,Holmes先生走进来:“哦!孩子们都回来了!你们好!”

“你好爸爸欢迎回来你另外一只手套落在咖啡店了。(哦真的?谢谢亲爱的我就猜是那儿!)别叫我那个妈咪那真幼稚。”Mycroft抬脚去了餐厅,留下Holmes先生和Sherlock大眼瞪小眼,“你好Sherlock?”

“你说过一遍了爸爸。”Sherlock阴沉地回答。

“Mike又欺负你了?”父亲眨眨眼睛。

“他什么时候那么干过?哦,无时不刻!他是个糟糕的哥哥!!”他冲着餐厅的方向喊道。

“别像麻瓜金鱼那样喊话,Sherly,就算是,你也是只巫师金鱼,爸爸不应该给他看麻瓜电视剧,这个圣诞假期不能再这样度过了,”餐厅里伴随碗碟的碰撞声,他哥哥的回答传来,“我宁愿他炸掉温室,妈咪看在梅林份上再给他一间温室。”

“我恨他。”Sherlock翻个白眼,搂着他的肩膀朝餐厅走的麻瓜爸爸哈哈大笑。

*

Mycroft进餐中途收到一封猫头鹰邮件急忙离开。饭后爸爸去咖啡店拿手套,妈妈放任厨房里的餐具自己洗洗干净跳进碗柜,来到还坐在餐桌边的Sherlock身旁,“你看起来很……蜜糖,学校里一切都好吗?”

Sherlock正在唰唰地翻阅巫师邮报,指着第十六版一个小框说:“看,又有人被关进了阿兹卡班,而没人知道他是被冤枉了,如果吐真剂能被合理使用——”

“吐真剂太过了,亲爱的。”妈咪对着厨房一角的毛巾点点魔杖,毛巾跳起来抓住一个企图开溜不擦干自己的盘子用劲地抹干,发出哧溜哧溜的滑稽声音。

“如果人们无罪,为什么不能坦诚一点儿?”Sherlock甩了报纸蹦起来,椅子不满地在他身后擦着地板大声抗议着滑开。

“至少你要让人们选择是服用吐真剂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或是……”

“或是谎言!”Sherlock喊着,扔下报纸走了。

妈咪叹口气,走到洗手间的镜子前,魔杖敲了敲镜面,“帮我找大儿子,谢谢。”

过了一会儿,镜子说:“抱歉,他说现在没空,晚些时候他会从后花园的门进来,哦他说,如果太晚了就明天见。”后花园连着厨房,上楼不经过起居室所以不会打搅家里的任何人。

“哦那孩子,总是没空,傲罗部门真是太繁忙了,即使他是最年轻的高级探员!我可怜的孩子……”妈咪托着下巴感叹。

“……我对此持保留意见,夫人。”镜子含蓄地回答。

*

Mycroft的确是从后花园进来的,悄无声息,家里任何一个物品都没有惊动,除了在厨房里守株待兔的Sherlock。

“特别行动分子,晚上好。”Sherlock坐在厨房角落的一张单人沙发里,在灯亮起来的同时,两手支在椅背搭出一个小尖塔。

Mycroft翻个白眼,在门边搁好雨伞,“学得很像,Sherlock,斯莱特林加十分。”

“那当然,我可是斯莱特林。”Sherlock也翻个白眼,和他哥哥一模一样。

“因为你试图模仿我的野心?可怕。”Mycroft打开柜子给自己搜刮宵夜,他晚饭只吃到一半就走了,现在已经是半夜啦。不过妈咪似乎没有留下任何可能会喂给老鼠的食物。

Sherlock在Mycroft鼻子下面举起一只碟子,里面放着一块熏肉三明治。

“哦,谢谢。”Mycroft这么说着关上柜门,“真贴心,你又想要什么了?”

“你疑心病真重,Mike,不到退休你就会变成传说中的疯眼汉Moody[]那样疑神疑鬼,最后住进圣芒戈精神科。”Sherlock眯着眼睛上下扫了他哥哥一眼。

“不准那么叫我;而且Moody并没有疯癫;还有你话太多了兄弟,我觉得这个三明治十份可疑。”Mycroft盯着三明治,拿起来左右看看。

“那就别吃,”Sherlock耸耸肩,转身离开了厨房,“晚安Mike。”

*

过了一会儿,厨房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荧光闪烁。”一声低吟,魔杖尖端发出莹莹亮光,照亮了洗碗池里只剩下一点儿残渣的碟子。

Sherlock翘起一边嘴角。

*

他哥哥卧室的门开了一条缝,“Mycroft,你睡了吗。”

“如果我睡了,你会离开吗?”黑暗里床上的身影回答他。

“你应该回答我的问题而不是用问题回答我。”Sherlock闪进去关上门。

“而你不应该在我的宵夜里放吐真剂。”他哥哥的声音有些低沉,黑暗中Sherlock暂时无法完全通过声音判断哥哥的情绪,那家伙可是伪装的大师。

“你没吃,不然应该生效了才对!”Sherlock开了灯,顿时光芒让他们俩都眯起眼睛,“Sherlock……”哥哥无奈低吟。

“你吃了吗?”Sherlock追问。

“是的是的我吃了,虽然我知道我弟弟是个小混蛋,但我还是决定纵容他一回,权当圣诞礼物,现在关上那该死的灯!”他哥哥的头闷在被子里几乎是小声咆哮。

Sherlock关了开关,有些雀跃地跳上床钻进Mycroft的被子里:“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和老式吐真剂的服用者感想有什么区别?你看过报告,快告诉我!”

年长的Holmes从被窝里探出头来,长吁一口气,“该死的,那就是我可以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回答你的问题,而不是机械性地吐出第一个冒出脑海的答案,我看过吐真剂的详尽报告Sherlock,比你知道的更多,那东西有很复杂的后遗症,神经会有一定损伤,你确定你的不会吗?”

“如果会的话你还会吃?你为什么吃?”

“因为我相信你不会给我吃将造成后遗症的东西,虽然你不是个小天使,但你总归不会拆了他们的翅膀。”Mycroft又叹了一口气。

“我当然不是天使,你觉得你是?”Sherlock趴在床单上,胳膊肘撑起上半身饶有兴致地盯着Mycroft的脸——他们逐渐适应了黑暗,但要看清楚一个人的表情很难。

“不,我也不是。”Mycroft这回叹了一口气才说。

“你总装作你是。还有你为什么总是叹气,这可能是副作用?”Sherlock手掌托着下巴,他记录资料并不需要用纸笔,否则现在应该开始在本子上刷刷写个不停了。

Mycroft真的在说一句话叹一口气,“我认为,这应该是我特有的反应,Sherlock。”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叹气?”Mycroft可以看到Sherlock歪着头。

“为什么你要拿我做实验?你有很多小白鼠,不够的话我还可以找来更多。为什么我有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弟弟?虽然那也多了很多乐趣,但也多了很多麻烦。为什么我的上司如此愚蠢?我希望——我确定他在那个位子待不久了谢天谢地。你瞧,我有很多需要叹气的事。”

“为什么你成了傲罗?为什么之前你不去?为什么突然又改主意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原因?”Sherlock一股脑问了一堆问题。

Mycroft先叹了口气,然后他回答:“傲罗司正缺人,我当然是去最缺人的部门;之前不去是因为我有些项目做不到,比如体力活;改主意是因为经过这段时间我改进了自己的不足之处,而且麻瓜政府很无聊,再找点儿事干也不错;就像很多其他你想知道的原因一样,我希望你自己去发现而不是让我告诉你。”

Sherlock并不需要时间消化他这段话,所以很快他继续追问:“只是因为想要锻炼我?不是因为你那无聊的虚荣心?向我炫耀你什么都懂而我是笨蛋,你知道。”

“你只是相对于我来说是笨蛋,Sherlock,我还以为你明白,你这小笨蛋。”黑暗中Mycroft翻白眼似乎翻出了声音。

Sherlock哼了一声,他安静了不到两秒又问:“如果有机会,你会让我不要出生吗?”

Mycroft瞪大了眼睛,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张嘴,“不!为什么我会那样做?我不会冒险改变我的命运,还有爸爸妈妈的,他们很快乐,我希望你也快乐。”

“可是你总是折磨我!”Sherlock小声质疑。

“如果你希望别人不要对你做某件事,就不要给他们期望之中的反应,那是一个让他们继续的信号,Sherlock,我告诉你了,你是个笨男孩。”即便是他们已经适应了微弱的光线,Sherlock也很难看清楚Mycroft是否翻了白眼,但他肯定哥哥这么做了。

“你在把你欺负我的责任全推到我头上!你的逻辑学这么糟糕你那卓越的大脑是怎么容忍的!”Sherlock喊道,声音都没有降低多少,“嘘!”Mycroft在嘴唇前竖起一根手指,“你想让妈咪知道你给我下药?吐真剂?她会关你一年的禁闭就连校长来求情都没用!”哥哥低声道。

Sherlock抿嘴,他知道Mycroft是对的,他们安静了一会儿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他们睡了。”弟弟才用气声说。

“感谢梅林。”哥哥又叹气了。

“我认为你没有吃那个三文治。”Sherlock侧躺下来,胳膊枕在脑袋下。

“你无法证明我吃了,或者没有。”Mycroft依旧平躺着。

“我可以,我可以问你一些你平时绝对不会回答的问题——”

“但你无法证明我回答的真伪。”Mycroft打断他。

“我可以让你再来一滴,反正你已经吃了一滴了,三滴内都是安全的,这可由Snape教授检验过。”Sherlock倨傲地说,手从被窝里伸出来,一只小瓶子在窗外漏进来的月色中反光。

“我可以拒绝。”Mycroft别过脸去。

“可如果我也有一滴呢。”Sherlock说。

*

几分钟后,他们身穿睡衣面对面坐在床上,Sherlock的是浅灰色的条纹,Mycroft是深红色的条纹,就像两个大孩子支起被单玩家家酒一样,周围厚厚的床幔都放了下来,被单中央飘着一只发亮的橘黄色光球,球里的光像水一样流动,还辐射出一些热度,既可以保暖又可以照明。

“你的同学知道他们一直都在当你的实验对象吗?”Mycroft提问道。

“只有John知道,他发现的时候气得要命,那天早上我为了实验致幻剂的效果给他泡了咖啡,结果那东西没起作用,当然。”

他哥哥扶着头,“他赢得了我的尊敬,至今也没杀掉你。”

“我告诉他了,你知道普通人所受到的那一丁点儿实验附加损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研制的魔药产生的后遗症大概就和他们喝茶加两颗糖还是三颗糖为心脏带来的负担的差距差不多,”Sherlock撇嘴,“而如果我成功了,成果是这损伤的无数倍!”

“只有我知道,梅林保佑我。”Mycroft翻个白眼。

“轮到你了!”Sherlock琢磨了一下,“我的确可以思考我的回答,虽然John也是这么说的,好了现在我又多了两个样本了。”

“他知道你在拿他测试吐真剂?不你不敢。”

“太麻烦。”Sherlock老实回答。

“很好,我不需要问你是用了什么办法复活自己的。”Mycroft又翻了翻眼睛。

“没人可以复活,Mycroft,你不会想要长生不老吧?你想要吗?”

“你呢。”他哥哥又反问他。

“你又用了问句,”Sherlock皱眉,“我觉得药效还可以加强一点儿。”

“不,Sherlock,这样很好,不会对人体造成负担。”Mycroft盘着腿,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指在下巴搭起尖塔撑着头。

“可你一直在回避我的问题!”弟弟也盘着腿,手肘也撑着膝盖,他下意识想要模仿这个动作,但最后还是阻止了自己。

“不,亲爱的,我在回答你问题。”哥哥淡然地回答。

Sherlock愣了一下,他的问题是:你想要长生不老吗。而Mycroft的回答是:你想吗。

他的表情有一瞬的空白,就好像这个答案超出了他的思考范围,一如他经常嘲笑那些面对他时反应不及的普通人那空白的表情一样。

“这个世界很无聊,我不想活那么久,可也许以后会有很多有趣的事发生,麻瓜世界日新月异,迟早他们会革新这个世界,不是吗兄弟?那时候……”Sherlock喃喃低语,他哥哥看着他,“那时候再考虑也不迟不是吗。”他兄长替他回答。

Sherlock眨眨眼睛,他看进Mycroft的双眼,那双眸子里光芒闪烁,大概是光球里流动的辉芒产生的效果,出乎意料地引人入胜。

“我知道你的意思。”Sherlock回答,虽然Mycroft的并不是一个问句。

“你还有问题吗?”Mycroft轻声问道。

“我……”Sherlock张嘴,“我有,”他断续说,“但我……”他的脑子在和药效做斗争,他想要回答问题,但分明他应该才是问问题的那个,可他不知道怎么他哥哥就变成了控制问答的人。

因为他们都服用了吐真剂,笨蛋,当你们都站在一个平面上,你怎么可能赢他呢,Sherlock在心底骂自己,可原本他以为如果他们都必须说真话,他得到的肯定能比Mycroft从他这儿得到的多——毕竟平时他在哥哥眼里就足够一览无余。

他的确得到了很多,可他还想要更多,更多,远远超过他应该得到的。

“我有问题,但我不想问,不要逼我。”最后Sherlock涨红了脸才回了这个简单的问题,因为他内心深处,想要问,想要问太久了。

“好,”Mycroft从容地回答,眉宇间有些担忧地看着他,“我不会,但我认为是你自己在逼你自己,Sherlock,别跟药效作对,那不值得。”

“噢你肯定对此一清二楚了?”Sherlock音调陡然拔高,这顿时撕裂了他们难得平和的相处空间,Sherlock吃了一惊,而Mycroft的表情中忧虑的部分更多。

“这显而易见,没有什么值得,Sherlock。”他哥哥依旧回答了,即便那其实不是一个问题。

Sherlock瞪着Mycroft,过了一会儿,“你根本不知道。”他说道,带着他这个年纪的男孩鲜少有的沉重,Mycroft来不及张嘴,他就掀开床幔跳了下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敞开的门,和借此涌进的风。

Mycroft又叹了口气,走下床去时听到隔壁的关门声,不是很响,但也没有刻意控制声音。他也关上门。

回到床边,Mycroft一挥魔杖熄灭了那颗光球,房间里顿时一片漆黑,温暖也消失殆尽。他摸了摸残留着两人体温的被单,爬进去盖上被子。

平躺着,他再次长舒一口气。

“如果你没有那么骄傲,亲爱的,我们都会轻松很多。但我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爱你。”

 

四年级·end

【随时更新】个人麦夏麦兄弟同人文整理

查看全文

等等……我刚发完这条就看到迪宝要拍猎鹰和冬兵剧集??????


最近写不出文orz之前答应的雷文梗游戏往后推一推吧……现在写不出,官方也没什么动静,不管是我萌的哪个cp都是……神夏和送船都完结了就不说了,盾冬也……可能妇联4上了以后会有点动力?


查看全文

南京去上海的高铁上涂个丫。

三分钟速涂最开心~

在网上写东西发表看法和现实中同他人交流一样,事后会觉得“哎呀我说得不够好,当时应该这么说才对……或者我要这么说就好了……”之类的,但实际上忿然而来的东西哪有可能那么完美啦,永远也完美不了==管他呢我该说的说了开心了就好~

关于“tag学”

lofter荒谬的tag学这件事我老早说过一次,但最近“腐向cp内容不可以打乙女游戏的tag”是这次想说的主要原因。

我也入了两个国产乙女的圈了,这事已经见过不止一次两次,因为在乙女游戏的tag里聊、发、po腐向内容而被围攻的事也不是一两起了,看到他们不知道该不该打tag该打什么tag甚至什么tag都不敢打,我觉得还是想说一说。

首先我说我的结论,我认为,当然是可以的。同人作品不能打原作tag?上哪说理都说不过啊。

下面来具体说理由:

观点1,乙女游戏是默认的BG游戏,腐cp就是拆了BG的cp!拆cp怎么能打cp的tag!

乙女游戏的确是比大多数正常向产品要更BG,的确是一个女主和众多男性角色的罗曼史。但这和绝大多数正常向(BG向)作品有什么本质区别吗?

随便举例,《红楼梦》里是宝黛钗的感情主线,说是宝玉和众多女性角色的罗曼史也不为过,做成游戏的话,大约也是宝少爷去攻略其他女性角色。但是,会有人禁止《红楼》的腐向或是百合cp不能打红楼的tag吗?

再举例,《哈利波特》系列,作者在作品里盖棺定论了哈利和金妮,罗恩和赫敏,结婚生子了都,还有斯内普教授对莉莉那样死心塌地的描写,这应该是石锤的BG内容了吧,有人禁止相关角色的腐cp打哈利波特的tag吗?来掐“明明斯内普那么爱莉莉,你们还把斯内普配给哈利拆了两对cp是多不要脸?”

这些“正常”向,和乙女游戏有什么根本不同?难道不都是主推男女关系,男女恋爱,男女cp?

如果说,因为乙女游戏是玩家代入女主,所以是“男X我”的cp不能拆的话,那没有代入的玩家怎么办,毕竟,里面还是有一个女主“旅妹/三妹/悠然/XX”的吧?不代入的玩家是不是要开除粉籍没资格玩乙女?这又是另一个议题了。

很多正常向作品里根本不会出现“兄弟情”的描写,但腐女们照样能YY男男cp,拉郎都在所不惜。那么,就算比正常向作品要更“正常”一点的乙女游戏或者动漫,为什么就不能yy呢,讲真,男人越多的作品,腐女越有生存价值不是吗==除非某个作品一个男人都没有才有可能杜绝腐女,但百合在大范围也算腐的一种,而且还有性转这个东西……打算怎么禁?没完没了啊……

因为是特别明显的主推BG作品所以不能腐,这是一个很荒谬的观点,大概只能把吃BL的人都杀光才能做到。

“你们去萌别的cp啊为什么要来乙女腐”因为是乙女所以不能腐,基本上就属于“我管天管地就要管别人萌什么”,这等无理要求,听都不必听。


2,我们不是禁腐,是禁腐cp打乙女游戏的tag,不打tag不就行了。况且乙女游戏的受众是吃BG的人为主,打这个tag并不能给腐向cp招揽关注。

诸位可还记得几十年前,腐,耽美,还是小众中的小众的时代?那个时候的耽美和腐根本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大家都藏着掖着萌,上个世纪《日出处天子》公然推男男cp的时候,编辑部都惊呆了,是作者坚持要画自己喜欢的东西,我们现在才能看到这部优秀的作品。

在言情和BG占据主流的时候,耽美和腐,也是这么闯出来一片天地的。没错,乙女游戏里吃男男cp的是小众,是少数,但这无法成为“你们人少你们最好闭嘴”的理由。

这个议题上升一下,纵观整个社会,BG依旧是主流,男人和女人才能当夫妻,中国也没有相关同性关系保护法,“这个世界大多都是吃BG的,你们BL在这里是找不到同好的为什么不识相一点?”这种话,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是没人说了,但能说出口的是什么人呢?大家自己心里有数。

也有人说,不打乙女游戏的tag还有其他tag可以打啊!

是没错,但是角色或者架构难道不属于这个作品吗?即便是乙女作品?同人作者产生的同人创作来自某一个作品,却连这个作品的tag都不能标注,说实在的,在版权上也站不住脚

所以最后,我认为乙女游戏不能打腐tag的根本原因在下面:

3,满世界都腐就算了,乙女作品还来?别攻城略地侵占乙女这个我们最后的阵地好吗。

现如今,耽美和腐向确实比以前厉害多了,前段时间的某网剧的大红大紫更加给了人这样的感觉。好像满世界都是腐女了,无腐不欢,满世界刷满世界找存在感。

“你们正常向的腐就算了!乙女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地盘了你们还来腐!还让不让人安静萌BG了!”

其实,这大抵才是反对乙女游戏tag里腐的根本原因,担心,不甘,愤怒,甚至恐惧。

换位思考一下其实很明白,只吃BG的人在现在的各种文艺商业作品受众里确实不如以前多了,很多都是BG和BL甚至GL都能吃的人,于是无论哪一边阵容扩大,他们都能找到粮食,都能吃得很欢。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人们觉得好像全民皆腐。

其实能够吃腐和是腐女/男,两回事。就好像能接受别人是同性恋和自己成为同性恋一样,大多数都只是看热闹的跟着嚷嚷而已,BG他们也嚷,BL也嚷,没区别。

乙女游戏可以公然让一个女人和几个男人发展感情线,种马游戏可以公然让一个男人和几个女人暧昧不清,男人和女人,依旧是这个世界的主流,无论是文化还是生活,你可以公然在电影院看两个男女亲吻结婚甚至不漏点的船戏,但男男就不行,别说国内不行,国外也只有那么几个特别开放的国家可以。

包括之前红得发紫的网剧,不也只能是“兄弟情”么。

所以这种依旧不被主流社会认可的喜好,才会在大众的生活消遣中肆意发散。看到一点点可以yy成BL的就高兴,某些粮可能人家BG都不放在眼里的,BL都能吃成山珍海味满汉全席……同个框四舍五入就算结婚。

越是压抑,反弹起来越激烈,这个基本道理大家都清楚。

你们可能满世界都看到腐女在叫嚷腐好吃,却不知道平时默默吃着BG狗粮的人都已经习惯了无所谓了根本懒得张嘴的现实!

不妨换个位置想一想,将心比心假如有一天女人都不和男人结婚了,GL和BL成为社会主流(哈哈),在一个耽美游戏里有人萌上了BG的cp,她很寂寞想要找到同好,看有没有人和她一样在茫茫BL人海中成为BG遗珠,她能怎么做?只能在耽美游戏tag这个人数最多的tag里找啊,看能不能有人发现她,更幸运的是会不会有人看了她的作品后原本对BG不感兴趣的也能改变看法……

假如真那样,那时候BL大军叫嚷着你们BG小众别来搅合,我肯定也会为BG鸣不平,因为归根结底,只要不违法,在一个绝大多数是A的群体里寻找B的同好,是每一个人的自由和需求,你可以无视,但你没有权利去阻拦。

不管这个A是什么,是异性恋,是BG,是大家都会结婚生子,是几乎所有人都在考公务员……等等,当这里面的另类不是一件羞耻的事,不应该被谴责和排斥。

或许你在这个群体里是多数,但在另外一个群体里呢?谁能保证自己一定永远是大多数?

tag,就是,也只是,为了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可能的同类,难道不就是做这个用处的吗?

网络众生熙攘,众口难调,我不认为设定一条条规矩去规定“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那样做”是一件好事,只要做到互相尊重——比如在标题上写清楚内容cp,以免误入,在同一个tag下,大家尊重彼此的选择,各自为赢,难道不好吗,非要把“非我族类”赶尽杀绝?

问题是,你无法赶尽杀绝。总会有“不清楚你擅自设定的规则”的人涌现,因为,总会有人想要在大众都A的世界里找到哪怕寥寥几个符合自己喜好的B,这个现象是永远不会断绝的。也不能断,想想,全世界都是一类人,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洗脑世界啊。

那么,说了这么多,其实我知道没有什么用,等一个热门凉了,转战另外一个热门,人多的地方就有江湖,所谓的“tag学”战争也还是会继续。

我说的你或许不赞成,但说话是我的权利。

这就是我想说的。


当然了,官方搞活动说不收某一类作品,还非要凑上去的那是生得贱。






查看全文

 想看黑化师兄只能自己产么哭唧唧…… 

© 七里八里的乾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