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我去:dqianjun.com
不再开放明信片授权。
 

【stucky】真爱之吻

一篇很冷的逗比文?Ooc不想管233333

可能有一点点锤基~ @Joan 我记得这篇是用来催你的一篇翻译的==

==========

其实是用不到复仇者集结的,不过当时鹰眼顾不上那么多了,他正舔着冻布丁呢什么也没带,而且洛基看上去真的很生气——不,就算他不生气,等等,他妈的洛基怎么会在复仇者新基地的娱乐室沙发上!!还在看鹰眼洗澡前下载——叫星期五下载也是算他头上的——《寻找多莉》!!

“复仇者!!”克林特咆哮,“集结——”他一边喊一边从沙发上跳起,不小心从幻视身上穿了过去,后者的声音让他停在了门口,是的正在门口,所有人进娱乐室都要经过的那扇。

“托尔把他放在这里的,当然封印了他的魔法,阿斯加德的牢房出了点儿小问题。”

“原来是你冻住了布丁!”洛基追到门口瞪着他手里的布丁冰棍,“还把叉子叉在布丁上……”恶作剧之神压低了声音,眯起了绿色的眼睛,鹰眼暴力回瞪:“插上叉子才好举起来啃啊白痴!”

“你破坏了布丁完美的表面形状!”雷神他弟弟——领养的那个控诉,“光滑的,无暇的,晶莹剔透的应该被倒扣出来放在盘子上欣赏他们不情愿扭动的身姿后再邪恶地分尸它们!”

“恶,洛基你真恶心,”鹰眼开口前托尼说,他从俩人身边挤进房间,“那种滑腻的让人反胃的恶心,你知道吗,不是下流的那种。”他对布鲁斯眨了一下眼,后者光顾着侧身进门没注意到。

“如果我是布丁我就会诅咒你!!”洛基回答,盯着鹰眼手上的布丁冰棒。

“你就不能用更有效的办法威胁人吗,鉴于你长得并不像布丁。”旺达跟着托尼闪进来坐进沙发,她身后是黑寡妇:“那是他的风格,我猜,专门避开有效的种类。”

洛基瞪起眼珠子。

“借过。”山姆搡开鹰眼和洛基进去坐沙发,“我上次看到她造雪人,奥洛夫,那个雪人的名字。”

“傻蛋!那是‘寻找艾尔莎’!这一部是——”托尼嚷嚷。

“不不不从头看起,”旺达抢着遥控器,“严禁剧透!”

“——我要诅咒你——”洛基说。

“随便你干什么都可以不用堵在娱乐室门口,只有幻视能够穿墙你们知道吧?”美国队长站在他们身后,他不像托尼可以从缝隙里钻过去,也不像山姆他们——他不能放任这种占用公共资源掐架的不正当行为——其他人认为。

“我倒要看你怎么诅咒我,”鹰眼翻个白眼,“你不是没有魔法了吗!”

“你们能出去吗?”斯蒂夫站在鹰眼身后不悦地说,“或者进去找个不遮住屏幕的地方,不出声的话我保证不打扰你们互相凝视。”

“如果我有魔法就要把你们都变成蚂蚁——”洛基暴跳如雷,美国队长扬起眉毛:“斯科特在的话会高兴的,眼下他看女儿去了。”

“你能不要插嘴吗队长,”克林特回头射了斯蒂夫一眼,“我想知道他要干嘛,”说着鹰眼用食指戳洛基的胸口,“叫你哥哥来打我一顿?还是叫爸爸——啊不对是养父——”

“我绝对要——”洛基额头冒着青筋,脸都红了。

“他的魔法真的被锁住了对吧?”山姆转头问幻视,紫红脸的生物体(待定)点点头,“他脖子上的项圈限制了他的魔法,托尔说他最多能造成挠痒痒一般的伤害。”

“对一个阿斯加德人来说挠痒痒的……?”娜塔莎问。

“——我要诅咒所有零食——”洛基竖起他修长的食指,“零食的范围太广泛了,”托尼絮絮叨叨,“这个名词很不精确。”幻视赞同。

“——所有开袋即食的零食!”洛基竖着食指补充。

“哦,太可怕了,”克林特故意下流缓慢地舔了一把他的布丁冰棒,“怎么着,让所有开袋即食的零食冲我跳脱衣舞……”

“——都会在你嘴里变成融化的布丁!!”

“恶!!”鹰眼压着胃部夸张地弯下腰来吐舌头,“听着就恶!!呸呸呸!!”

于是洛基的食指指尖,对准的是斯蒂夫的胸口。

“用手指着人很不礼貌。”美国队长严厉地指出这一点。

“好了你成功恶心到我了,都吐了。”鹰眼直起腰,挡住了美国队长的指教,“现在我可以继续吃自制冰棍了吗?”他说着,故意咬了一口布丁有些解冻的外层,又软又硬,看起来也不好吃。

“糟糕,”巴基来到了门口,“里面人满了?”

克林特看了一会儿洛基还停在原地的手指,他好心地挥手打掉,无视洛基的抗议:“斯蒂夫,你要不要试试小饼干?”他满怀希望地从怀里掏出一包。

“我本来就不爱吃零食。”美国队长抬起膝盖拱了拱鹰眼的膝弯,“让开,片头都放完了。”

洛基瞪着他,斯蒂夫瞪回去:“怎么?如果你要攻击谁,记得打开自动锁定功能。”

“谁攻击谁?”巴基探出头来看室内,“嘿。”和里面的人打招呼。

“嘿,你死党好像被洛基诅咒了……”布鲁斯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此时扶了扶眼镜。

半小时后,他们跟着《寻找多莉》里的尼莫他们来到了动物园,纷纷抱怨了一番熊孩子。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尝试了往斯蒂夫嘴里塞零食——开袋即食的食物。他们把复仇者基地里所有装在袋子里的东西都搬出来,托尼·斯塔克还让星期五在网上预定了几千美金的“有袋零食”,一样一样地让斯蒂夫尝试。

当斯蒂夫吃了十六种零食,并且十五次把嘴里黏糊糊的融化布丁吐出来——他的队友们莫名对这种行为充满好奇和探索精神,斯蒂夫忍无可忍揪住洛基的衣领让他解除诅咒,洛基无聊地回答:“我已经把积攒的能用的魔法用完了你这低等——”斯蒂夫收紧了手指,“——平民。”洛基说。

“如果他没有魔法的话,刀子能管用吗?”巴基问道,顺手插了一刀。

“嗷嗤!你这——死平民!”洛基大喊大叫,噗哧噗哧,巴基又插了他两刀。

“干得好。”鹰眼评价。

“他的血是蓝色的。”巴基盯着刀尖回答,看样子打算再插几刀试试。

“托尔会心疼的。”娜塔莎阻止了他,用脚尖抵了抵巴基的小腿,“他们不是亲兄弟,所以,很多事就方便了许多,你知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罗曼诺夫小姐!这儿还有未成年!”斯塔克捂住耳朵,他身边的鹰眼耷拉着眼皮:“这么说你头上的是旺达的耳朵咯?”

“你们多是一群疯子!!”洛基咆哮,耳垂红红的。

美国队长被迫试到第四十三种的时候掀桌了——他都不知道他的队友们是怎么找到那么多种办法让他张嘴的。

那时候多莉他们乘坐的货车也翻了,场面无比应景——假如你看过的话:零食们漂浮在空中,桌子也漂浮在空中,就像屏幕里的鱼们都从货车里弹出来漂浮在空中一样,等着被地心引力勾往某个地方。

大概一秒钟后,开了袋子的零食们呈无规律大密度散布式,铺满娱乐室的每一寸不垂直平面。

“我猜这就是四倍耐心的极限了,”托尼洋洋得意,捏起额头的一粒爆米花丢进嘴里,“参数记录下来了吗星期五?”下一瞬他嘴里被塞了一只开袋即食的杯子蛋糕。

而斯蒂夫·罗杰斯打定主意要把嘴缝上。即使是巴基和他说话也不行!巴基你这个叛徒!他把最凶狠、伤心、谴责、痛心等等他能想到的负面感情揉进视线里,狠狠地瞪着巴基。

他最好的朋友正在低着头捡胸口的小熊软糖。

“嘿,他在和你说话。”山姆幸灾乐祸,他把一只日本油炸小章鱼扔向巴基。

巴基用嘴接住了章鱼,嘎嘣一口,酥脆!他冲山姆竖起拇指。然后他就被斯蒂夫的胳膊夹着脖子往外拖——“斯蒂夫!你踩碎了小熊!我还要一只章鱼——”

旺达抖抖手指,所有的小章鱼都飞进他嘴里,巴基说不出话来,一边鼓着腮帮咀嚼一边被拖了出去。

“我实在受不了,”年轻的姑娘把长发甩到背后,“我觉得他们俩比在沙发上用舌头舔遍对方全身的大学生还恶心。”

“我敢肯定这是下流的恶心,不是恶心的恶心,”鹰眼点头,“你能打扫一下地面吗?虽然看他吐出来的时候还满有乐趣的,但我不想让鞋底沾上这些油腻腻的布丁!”

洛基早就已经在他的独立沙发上睡得死沉死沉,对自己满身的多乐滋、牛奶糖、蔓越莓干、薯片碎屑、和看不出是些什么的零食一无所知。

“我怀疑这是他被囚禁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次,”娜塔莎居高临下地站在他身边,“在他对我做了那种事以后,是不应该睡得太好。”鹰眼凑过来,想要把手中的酸奶往洛基脸上倒但最后还是倒进了自己嘴里,“可怜的斯蒂夫,可怜的可怜的斯蒂夫。”

“我对此持保留意见。”黑寡妇眼睛闪着光。

斯蒂夫和巴基回到了自己的区域,新的复仇者基地是一栋在地面上显得扁平的建筑,为了不过于张扬,绝大部分的空间都埋藏于地下,实际上这就足够张扬的了。

但复仇者们的各自房间都在阳光能普照的范围内,现在是晚上。

“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和那伙人一起——”斯蒂夫吼着,“你再敢往我嘴里丢饼干试试!!”

“那又怎样,还不都是因为你平时太正经了,等等,我不是说你的态度不好,只是,你太完美了你知道?”

“噢,”斯蒂夫噎住了一下,“谢谢。”

巴基翻个白眼,“这其实不是赞美,算了不管怎样,你知道你现在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斯蒂夫也翻个白眼,“不能吃零食,是的,等托尔处理完他家那堆破事儿我敢肯定很快能解决,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又不是克林特没了零食不能活。”

“是开袋即食的零食。”巴基提醒他。

“对,”斯蒂夫不耐烦地转移了两只脚的重心,“那又怎么了。”

“我记得你不怎么会做饭,”巴基有些放弃了,他越过好友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明天早上不要吵我。”

“麻烦你提醒我一下这两句话的逻辑顺序?”斯蒂夫恼怒地冲着被关上的门喊道。

门板会搭理他的,只要他盯得够久。

*

第二天。

巴基本来趴在他的弹簧床上睡得正香,突如其来被一个200磅的超级士兵坐醒。斯蒂夫·脾气很糟糕·罗杰斯一屁股坐在他的腰上。

“怎么了……”巴基揉着眼睛,数着如果现在坐在他身上的不是认识了一辈子的发小会有多少种可能的后果。

“意大利面,袋装吐司,瓶装果酱……”斯蒂夫咕哝着。

“瓶装果酱也算开袋即食?”巴基接口。

斯蒂夫从他腰上起来了,跺着脚出去了。

巴基挠了挠腰背,心想还好他是趴着睡的,要不然……“你总会煎蛋吧?”他打着哈欠走出去,在厨房垃圾筒里找到了半桶的鸡蛋壳。

“我真的不知道现在的美国还有什么东西不是开封就能吃的!”斯蒂夫气坏了,超级士兵饿肚子的时候心情就会很不好,他只能一个接一个啃苹果。

“牛奶也不行……泡奶粉呢?煮粥吧……”巴基在厨房里搜刮了一下,他们储备的基本上都是能方便食用的东西,还真没什么是不能马上就吃的,比如泡面,本身就可以干吃。

“我要杀了洛基。”斯蒂夫气呼呼地丢掉又一个苹果核。

巴基笑了,“托尔会难过的,虽然他是领养的,该不会正因为他是领养的所以他会更加的难受?”前冬兵侧着头想了一下。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斯蒂夫皱着眉头瞪他。

“我们去超市吧。”巴基提议。

新世纪的超市永远让两个二战老兵大开眼界,他们拼命地避免挑到能开袋(包装)即食的食物,“洛基对地球的零食有什么误解?他把所有能吃的都算做零食吗?”巴基放下一瓶酱油,早上斯蒂夫试了橄榄油,酱油也可以开瓶直接喝。

“就像他觉得所有地球人都是蝼蚁一样?不稀奇。”斯蒂夫嘀咕。

他们一个货架一个货架地看过去,查看着包装,推算能不能算“开袋即食”,巴基冲着每一个斯蒂夫感兴趣但吃不了的东西大笑,“就好像回到了上个世纪,你这个也过敏那个也过敏——我真怀念那个。”

斯蒂夫带着缅怀之意给了巴基一肘子,他们像青少年一样推着手推车打打闹闹还被超市工作人员眼神警告了。

最后天都快黑了他们才拎着生肉和面粉还有几大箱的鸡蛋回家。还好鸡蛋没有被算作打破蛋壳就能喝的饮料。

*

斯蒂夫本来不挑食,只要有吃的就行,但复仇者基地里,总有各种各样的家伙们在他面前吃吃吃,幻视都学会了做菜,而他的面包里连黄油都不能加,因为那个是开罐即食!

啤酒也不能喝了!

洛基也不知道魔法会什么时候失效,巴基又插了他几刀给斯蒂夫泄愤。

到了周末晚上,复仇者小队决定要看“寻找艾尔莎”。斯蒂夫残忍地拒绝了他们的邀请,巴基可怜巴巴地看了他一会儿,毅然决然地去了娱乐室。

“我早应该跟他绝交的!”被丢在房间的斯蒂夫恶狠狠地说,带着拳击手套去了搏击训练室。

可气的是,他打累了以后,开了一瓶瓶装水。

斯蒂夫·罗杰斯,这个毕生经历了大大小小各种危机的人,在拳击房的长椅上坐下来,思考他的人生,怎么会因为这么点小事——每天都有吃不完的布丁而感到焦虑和挫败呢,以至于刚才对着墙壁扔出了一瓶无辜的矿泉水。

“发生了什么?”巴基打开门盯着地上被开膛破肚流了一地“体液”的塑料瓶。

斯蒂夫扭头不理他。

他的好友,巴基笑嘻嘻地走过来,“哦可怜的斯蒂夫,”他在金发大个子身边坐下,手肘顶在膝盖上托着下巴看他,“我就不在了一小会儿,你就谋杀了你的饮料瓶,天呐。”

斯蒂夫斜睨他一眼,哼一声。

巴基嗤笑,“别生气了,我从刚看到的动画片里得到了一点儿灵感。”

斯蒂夫没法对巴基生气超过一分钟,半分钟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于是他问道:“什么灵感?”

“解除魔法的灵感!”巴基喊道,“电影里说,有一个东西能够解开一切魔法!诅咒!不管是什么东西!”巴基的眼睛闪闪发光,“所以我就立马来找你了,开心吧!”

斯蒂夫憋着笑意:“好吧,什么办法?”

巴基故作神秘地扬起头,“闭上眼睛,斯蒂薇,你的巴基哥哥要施魔法了。”

斯蒂夫咬了咬下唇,被巴基逗笑了,他乖乖地闭上眼睛,“好吧好吧,快点儿。”

巴基用最原始的办法解除了诅咒。

这个办法所有看过童话故事的人都知道,那天晚上之后,斯蒂夫就不再将巴基叫做他最好的朋友了,虽然他们依然是最好的朋友。

 

ps后来洛基被托尔带回家啦,斯蒂夫和巴基还感谢了托尔,雷神一头雾水但慷慨地接受了他们的谢意。

Fin


评论(9)
热度(178)
© 七里八里的乾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