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剖析一下哈利波特

最近玩了一下那个破游戏,又精神上短暂地回了一趟霍格沃茨。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哈利波特。

很多人喜欢它,因为喜欢魔法世界,喜欢里面的个别人物,喜欢摄魂怪守护神变形咒飞天扫帚等相关设定,或者,想逃避现实。

喜欢哈利波特太正常了,几乎没有人会不好奇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就好比地球上如果突然多了一个未知大陆,那么所有人都会好奇那块大陆上是什么样子,有没有人,有什么生物和植物,对我们有没有威胁。就像在地球之外发现另一颗星球一样。

这是人的天性,来自原始的生存自保意识。对未知充满期待和恐惧,交织在一起就是好奇心。大概。

我就是这么理解的。所以我们喜欢哈利波特,因为这是一颗无害的有趣的新星球。

我在看前三本书的时候正在读初中,用如痴如醉形容不过分,三本书每一本都看了至少十遍,即使剧情倒背如流我也不介意继续一遍一遍翻阅。

但当我终于买到第四本看完,却感觉不对劲,我不喜欢第四本,我很奇怪为什么第四本这么无趣,按道理来说第四本剧情也算跌宕起伏,有惊险的比赛,还有复活的伏地魔,甚至第一次有学生死掉,为什么我会觉得无聊?

那年我是初二还是初三,我没有解释这一切的能力。

现在回想起来,是因为第四本和现实世界太像了,发生的一切都是地球的翻版,那这颗新星球也没那么有趣了,让当时完全沉浸在魔法世界的我感到了不适,“排异反应”,我现在这么形容。

第三本里魔法部也有出现过,要处决巴克比克和小天狼星,但没什么具体笔墨。第四本不一样,魔法部正式粉墨登场,和校长争执伏地魔复活的真伪,丑态毕现。

三强争霸赛虽然有奇特的比赛章程,有特殊的魔法项目,甚至还出现了龙,我很喜欢龙,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的龙。但是比赛流程和现实世界如出一辙,其他魔法学校的呈现虽然各有特色但也就法国俄国我比较熟悉的其他国家风情而已,还有彼此之间勾心斗角的关系描写,无一不让我意识到——尚在初中的我,意识到这个魔法世界和我身处的真实世界没什么不同。

我很失望,我很沮丧,但我以为这是暂时的,那时候第五本还没有出版,我极为期待,我希望一切会回到前三本的位置上去,能继续展现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但是当然,第五本在现实主义上走得更远了。已经几乎和魔法没有了什么关联,不如说是有魔法参与的社会活动故事。

时至今日,哈利波特第七本我都没有买。

我陪朋友看了所有电影,我知晓了结局,得以为自己当年的痴迷画上一个句号。

我现在也很喜欢哈利波特,但其实我只喜欢霍格沃茨,也就是前三本书着重构造的地方。

只要不涉及校外世界,霍格沃茨是彻底完全虚幻的,相对整套书构建的所谓魔法世界来说霍格沃茨都是孤立的置身世外的桃花源,是魔法世界中的魔法世界。或许也有讨厌的老师和无聊的同学烦人的课业,但这些小瑕疵都只让霍格沃茨变得完美。

然而书中只要涉及到外部世界,就不一样了,即使在霍格沃茨。

比如我记忆里有一个段落是学生们谈论中世纪猎巫,说那时候很少抓到真正的巫师,即使抓到了,巫师也会使用一种很简单的咒语冷却火焰,只需要在围观者面前表演痛苦的嚎叫就行了,甚至有真巫师喜欢这么干而故意让自己被抓到。

乍一看,念出书上描写的这一段时似乎是如释重负的,太好了巫师们并没有被烧死。

但实际上呢?意味着被书里那些抓到的为数众多的假巫师真麻瓜都被活活烧死了。

作者想到过这一点吗,我相信是的,因为这是巫师的历史书,所以麻瓜们的愚蠢由麻瓜们自己买单不是很正确吗。

讽刺意味如此浓厚,站在巫师立场上,倒也无可厚非。

可我总觉得隐隐不对。

巫师和麻瓜的区别,只是有无魔法的区别吗?

魔法,如果放在科技落后的时代,毫无疑问是一种先进技术,也就是生产力,先进生产力被掌控在少数人手里,是什么,是贵族阶级。

巫师为什么看不起麻瓜——贵族怎么可能看得起贱民?贵族和贱民混血的孩子都被歧视为“泥巴种”。

对了,家养小精灵被认为是现实中的奴隶阶级,对应黑人奴隶的历史,错,家养小精灵只能对应现实中的宠物,它们陪伴人类充当人类的帮手比如警犬导盲犬,它们喜欢人类愿意为人类服务,但或许也有不想当宠物的有野性的比如多比。故而赫敏的家养小精灵解放事业特别讽刺,她的诉求无异于让人类释放所有宠物让他们重新回归野外。

到了现代,西方资产阶级忌讳阶级这个词,生怕被革了命,于是阶级矛盾就被异化成了种族矛盾,JKR写的,也就是这个。

可就连这个她写得也并不深入,打着魔法的幌子,重现一场校园械斗……对实际问题没有提出任何有建设性的解决方案甚至设想,完全,没有。

最后给一个看似光明温暖又毫无未来的结尾,以表示自己的主题深邃自己洞见深远。

得了吧,你只是除此以外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已。

粉饰太平的结局,让所有被我们喜爱的角色的死亡,其牺牲的价值,大为削减,以前是格林德沃后来是伏地魔,贵族阶级的捍卫者只会一次又一次卷土重来。他们的死,他们的付出,在书中或许很伟大,但为什么让人意难平至此,多少也有点这个缘故:他们的死没有开启一个真正有希望的未来,只是短暂地结束了一段混乱。

在哈利波特这套书里,作者了不起的创造想象与她的浅显局限同时存在。

还有一些温情,也值得一提罢。

一边写我一边分析,写到这里我感觉自己已经把想剖析的搞得差不多了,无论是对这套书还是自己。

引以为鉴吧。

以及那个游戏具备了一切我厌恶的要素,包括现在很多画手喜欢画的一位大小姐,我很喜欢大家的画,但我很反感这种崇尚血统和所谓贵族气息的氛围,但我又不得不承认,这种东西就是很有魅力。

越是坏越是有害却越是吸引人,世界上很多事物都是如此。

或许人类的自毁倾向总有一天能达到它的目的。


关于分院帽的分院

我记得连载的时候也有人问过,为什么麦哥想去蛇院结果没去,为什么我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把哥哥分进🐍弟弟扔进🦅……

其实我觉得没必要解释,我当然有我的考量,连载的时候被问到我就想后面解释一下,但显然后面我觉得不重要所以就忘了😂

所以,就是这样。

以及有同学说,弟弟在剧里是蓝围巾所以他进鹰院就也是蓝围巾,那我还觉得,剧里他那一身行头贵的要死八成是某个人爱管闲事送的,所以他在霍格沃茨就算戴着蓝围巾,也八成是🦅院毕业生硬塞给他的,他自己的早弄丢了😂

对吧😂同人嘛……就是大家各凭本事脑补呗😂

以上~


【SBSS】圣迦太琳节致辞



08年的文( ̄∇ ̄)问犬蝠老文的朋友可以来收了~

我早就爬墙啦没写过了~这篇比较清水就搬一下其他的应该都会屏掉,去奥三吧我都搬去那了,不会去的可以在这里下载pdf:《天狼星》

====

人们没有权利单单记住诗人的眼泪,而看不见眼泪化成虹彩 —— Louis Aragon

·

“伪造的圣迦太琳节致辞 为你

只要有一颗星星在天上闪耀;只要有一朵水花在溪流里跳跃;只要在不管哪个森林里有鸟儿在述说衷肠;只要夜晚的路灯如往常一般散发光亮;只要鲜血依旧在人们身体里流淌;只要你愿意跟随我步上黎明的山丘,观看那初生的朝阳;只要在宁静中,你能回忆起我的笑脸;在魔法和它的未来上,还拥有无限的希望……

…………你将听到我许下的诺言。

只要霍格沃兹的城堡依旧耸立;只要学生们留在树干上的刻印表示,他们曾经相爱过;只要书桌上,乱七八糟的字迹存在、证明一群天真的孩子在这里变得成熟;只要有一扇门对于经过的人来说是未开启的精彩;只要圣诞节礼堂挂出的硕大南瓜,小妖精在树顶的舞蹈,挂满天花板的蜡烛,穿着美丽服饰的人们交谈狂欢,任何形式的记忆,还没有全被摧残、被摧毁……

…………你将听到我许下的诺言。

只要有一个小巫师摇晃他的玩具扫帚;只要大家喜欢在魁地奇比赛上欢呼大叫;只要男孩子们依旧热爱收集巧克力蛙卡片;只要比比多味豆还有鼻屎味道;只要麻瓜们依然看不到霍格沃兹的尖塔;只要魔杖的尖端还能迸发出火花;只要朋友们互相大笑着击掌;只要人们说起故事总要加上一个很久很久以前……

…………你将听到我许下的诺言。

可是,亲爱的,尤其是,无论社会和我发生什么重大的变故,无论我们的朋友发生什么大灾难;即便是,我们无法掌握的、那痛苦的精神折磨和悲痛;无论我离你有多远、我们相距有多远;无论那道横跨我们之间的鸿沟有多么巨大、是思想上还是身体上;呵,我的爱人,只要你能回忆起我的眼睛,只要你能记得我是如何注视过你、那曲悠扬激荡的双重奏是怎样在我们之间奏响,放心吧,它永远不会消逝……

…………因为这是我的诺言。”

发现自Severus Snape夹在日记本中的这封信两百多年来一直有很大争议。

这是一篇散文诗,它被夹在日记的1996年5月20号和紧随其后的6月5号日记之间,因此极有可能Snape是在这段日期之间收到的。而有趣的是Snape的日记基本上记载的都是战争状态和他作为双面间谍的所有任务的完成情况,只有6月5日这一面是几个潦草的单词组成的短短一句话:

“蹩脚的混蛋。”

我们假设这句话是评价这封情书和其作者的,虽然也找不到别的合理可能。

那么,这位作者是谁呢?

历史家学会一直以来有两种看法:第一种认为这首散文诗由Severus Snape自己撰写,即使笔迹完全不同也有可能是他为了掩饰自己的情感而采用了不一样的笔法,或者使用了某种伪装笔迹的魔法——这一魔法在战争时代被少数巫师用来传递机密信息。

这一看法的来由是因为历史上缺乏对他的感情描述,根据记录此人相当顽固和保守,性格非常不遭人喜爱,很难相信有人会爱他并写了情书给他。而日记里的短句很可能是他的自嘲。

这种说法倒也合理,所以有一定的支持者。

第二种说法,也是一直以来的主流:这是他的恋人所写。

然而从Snape所有的来往信件中并没有找到相似的笔迹,而要在所有的过往文献中一一对比字迹则更加是大海捞针。所以考证的着手点从纸张和墨水开始。

依据专家们研究,情书的羊皮纸产于20世纪70年代。而且文学家们敏锐地发现情诗前三段和最后一段的基调不太一样,前三段充满活泼调皮的基调,开篇就说明了这首诗的伪造身份,又甜蜜地加上了一句“为你”,而第四段则充满了苦难过后的痛楚和别离的情殇,结果证明他们是对的:前三段的墨水和羊皮纸一样来自于20世纪70年代,准确考据落笔年份不晚于1979年,第四段是后来补充上去的,墨迹来自1996年前后。这一点不仅破除了魔法伪造字迹的可能——魔法不能在十几年后还伪造出相似的笔迹它只能随意变化笔迹。但这同时也让专家们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一封情书会有这么大的年份跨度。

前三段的字迹间距较宽,下笔力道很大比划潇洒,第四段不光诗句基调变了,笔迹也有很大变化,虽然字体依旧雅观但落墨稳重不那么洒脱,然而字迹研究者们一致认为这是同一个人不同时期的笔迹,但因年代久远,他们也不能完全排除另一个字迹相仿的人续作诗句的可能。

而无论是哪一种,不管是不是同一个人,两种字迹看上去都十足男子气概,难道Severus Snape的情人是一个男人?还是说是一位性格举止大气豪放的女性?

有人说这首诗只是在倾述衷肠,并不代表对方也给予了回应,可能是一个男子对Severus Snape的单恋,而后者只是作为纪念夹在日记本里而已。

另一拨人对这个观点不屑一顾,理由很简单:一篇短短的散文诗如果只是一个不相关的男人不受欢迎的同性示爱,它为什么夹在Severus Snape最高加密日记本里?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而如果作者是女性,为什么这位小姐不被接受?难道她丑陋得能掩盖这篇情诗所表现出来的人格魅力的光辉?还是有什么别的更复杂更难以想象的困难横亘在一个能爱上Severus Snape的女孩和他本人之间?

太过于复杂的推测我们先放一边,关于日记本的内容如今我们也一清二楚,其中从来没有个人生活和鸡毛蒜皮的琐事,全都是攸关当时的正义和邪恶双方生死的重要事件,也是和其他战争文献对比参考的有力依据——Severus Snape的记录非常注重真实,他这本日记的其他内容在解密后的这些年来已经被证实全是诚实可信的。

如果这封情诗只是不值一提的存在,那6月5号他专门用一页来记录“蹩脚的混蛋”这一短句怎么说?在这么重要的一本日记里,被Severus Snape特别提到的难道会是个他不重视也不重要的不被接受的人吗?

再者,一个有教养有见识用写诗来表达爱意的人,难道会在第一次告白时突如其来地把如此沉重的“诺言”强加给别人吗,这一般至少是两个人对彼此感情都心中有数才会使用的字眼——这也是文学界的普遍看法。

从以上几点来看,此人明确应该是Severus Snape的爱人,是他知道并且接受,甚至非常郑重地把这封姗姗来迟的情诗夹在了自己最机密的日记本里保存——因为这本日记上施加的保护咒语如此强大,直到战争结束了16年也就是日记本的主人亡故后十多年后我们才得以一窥真相,Severus Snape会如此看重这个日记本,显然是有他的原因的,里面记载的内容不光是涉及到他凤凰社间谍的身份,他的名誉和声望都交付与此。

故而我们难以想象这个本子里的东西会无关紧要。

所以情诗的作者是他的恋人,这一推测似乎是合情合理的,但这毕竟是推测。

为了让答案水落石出只能进一步考据。

社会学家检验得出,书写诗歌的第一种墨水在当时相当昂贵,后一种却很普通,我们可以推测这位作者经历了家庭财政的巨大变故。

经过考证,在20世纪70年代,当时有财力也会奢侈地使用此类墨水的魔法家庭不超过10个,而到了1996年有7个已经家道中落,这往往被视为黑魔头崛起后的社会性损失。而这篇情诗从行文和格式等都完全模仿了法兰西诗人Louis Aragon一篇同名爱国散文诗,圣迦太琳节是法国未婚少女们的节日,原诗句是诗人用来表达对祖国深沉的爱,而改写的作者选择这首诗,则可能是略带调侃心态把他比作一位未婚女士,当然,也有可能只是纯粹喜欢这首爱国诗的深情格调,但更有可能是两者都有?这里面的用意值得鉴赏家们玩味。

不过由此可见改写者一定是个对麻瓜文化较为熟悉并喜爱的人,这样又可以从这曾经富贵一时的7家里除去憎恶麻瓜的6家,剩下的这个家族是巫师界有名的纯血统世家,Potter.

这个结果让人讶异,因为这个家族在那个时代只有男孩出生,那就是James Potter,后来家喻户晓的Harry Potter的父亲。

如果真是他,那么Severus Snape的情人果真是一个男人,而且我们都知道他后来结了婚,从而使得改变英国魔法界乃至整个英国的那个重要人物出生,如果作者是他,那么几乎可以断定这首情诗甚至不应该是给Severus Snape的,因为很久之前历史学家们就知道,James Potter在霍格沃兹读书期间就已经和Harry Potter的母亲Lily Evans约会,他们非常相爱,不可能在这期间还给别人写情书。

当我们在霍格沃兹历届教授的作业囤积堆中找出英雄年轻时候的羊皮纸进行字迹对比发现,笔迹完全不能吻合。

既然James Potter连前三段的作者都不是,于1981年那个著名的日子里牺牲的他就更加不可能在近20年后还补上诗句。

那会是谁呢?似乎所有的线索都断了,难道考证的所有的结果就这样要被全盘推翻?!一切都错了吗?!

当然不,熟知历史的朋友就会知道,和James Potter同时代,还有一位出身名门的纯血统,虽然生在传统的纯血家族却众叛亲离,不讨厌麻瓜,并且成为著名黑巫师家族唯一一个格兰芬多学院的学生,阿兹卡班的囚徒,曾经轰动一时的Sirius Black!

他家境显赫,和James Potter是最亲密的朋友,对麻瓜文化的好奇和喜爱众所周知——根据记载他曾经拥有一辆改装的飞天摩托!而他1976年才被逐出Black家。如果是Sirius Black写的情诗,那么这篇散文诗前三段的年代就可以被确认到1976年之前,在那之前,他完全有能力使用这么高级的墨水。

事实胜于雄辩,Sirius Black的作业被摆上桌面以后,专家们松了一口气,我们终于找到了散文诗前三段的作者!!

只是,他在学生时代与Severus Snape交恶众所周之,在很多的英雄回忆录里都有提到,1976年前还是他们在霍格沃兹读书期间,难道当时他就爱上了被他戏称为“鼻涕精”的Severus Snape?

这让人不得不怀疑,专家们推测,可能前半部分写出来的时候,Sirius Black自己也不知道这篇情诗会交到Snape手上?或者,即使前后笔迹有相似处,但也不排除是另外一个人模仿前段笔迹进行补充的可能,而这个不知名的人才是将情诗送到Severus Snape手上的人。

我们先假设这封信的最后一段也是他的手笔,也是他亲手送到Severus Snape手里的。

Sirius Black死于1996年6月的一个夜晚,那么,这就是他的遗作,珍贵异常。再说,这是明显的情诗,而Sirius Black也不是写给一个妙曼淑女的,而是给Severus Snape的,这两个人势同水火几乎是考古界人人皆知的真理,而证明了他俩的爱情,无疑是一个重大发现!!

他们是怎么相爱的?互相憎恶的他们为什么会相爱?他们是否有过水乳交融的时期?而这篇情诗又是怎么送到Snape手里的?确切是日期是哪一天?Black是在送出以后就牺牲了吗?Severus Snape的那句“蹩脚的混蛋”说的是Sirius Black吗?这是他们特有的相处模式还是只针对这首诗的文笔?

抱着无数的疑问,历史学家们对他们二人的一生进行了详尽的考证,他们从入学相识到互相诋毁对立,之间还有还差点发生命案的历史,毕业后步入不同的阵营,其中一方被冤屈入狱,另一方平静地教学,黑魔王复活后他们加入了同一个秘密正义组织,哪怕是到最后双方牺牲——众多文献中可以看见他们争吵打斗互相陷害侮辱讽刺,但完全没一个字透露他俩中任何一人的感情生活,无论是在学校还是步入战争之后,调情也好一夜情也好他们的生命中半个女人都没有。无论是语录还是传记,所有的文献在这一栏都令人惊讶地空白。

两位在战争中作出了伟大牺牲和杰出贡献的的英雄是那么的不一样,一个骄傲冷漠,一个奔放洒脱,但是他们却又是如此相似的孤独。

这似乎在表达一个信息,也许他们隐瞒了什么。

依旧假设最后一段是Sirius Black所作,那么他学生时期写完前半部分后过了十几年还能填补上最后一段,只能说保存得十分完好,没有受到主人牢狱12年的影响……这耐人寻味,如果一开始他只是模仿着写写玩的,为什么要保存得如此妥帖,如果说他一开始是写给别人的,那为什么不写完送出而要那么久后补充完整了送给另外一个人呢?!

也许,这首诗是他写的,但却并不是给Severus Snape的,也许是给别人而Severus Snape捡到的?发现的?假如是这样,也不能解释为什么他要把一封不是给自己的情诗夹进那么重要的日记本,除非……有人给出一个理解:除非Severus Snape知道作者是Sirius Black,而他自欺欺人地认为这封信就是给自己的,因为他暗地里对这位Harry Potter的教父倾慕已久……

虽然史料记载教父先生在入狱之前风度翩翩尤其英俊,但这实在是一个颇为尴尬的推测,而这也不符合历史学界对Severus Snape的定义——他在历史记录里是自尊心很强、刻板、理智、克制到几乎冷漠的一个男人,而有关他的一切记载都符合这个判断,而这个推测几乎完全推翻了他的形象,即便可能他内在感情丰富,但把一封不属于自己的情书私自珍藏也太过于缺乏理智,并且没有史实支撑,因此基本上不被任何专家接受,只有一些喜欢戏剧性悲剧的爱好者们对此津津乐道。

除此以外,另一种可能性是,有人发现了这篇未完成的文稿,模仿完成后送给了Severus Snape,那么这就也比较复杂了,为什么这个人要模仿笔迹完成以后送出?是因为他知道这首诗就是写给Severus Snape的吗?还是他自己想写给Severus Snape但却借用了Sirius Black的名义?还是说他只是盗用Sirius Black的诗?

学者们在研究历史的时候通常遵照一条原则:尽量简化主观因素,按照史料理性推测。而这个复杂的推理显然不符合这一原则,太过于戏剧性了。

所以史学界给出的合理解释是:在校的年轻的Sirius Black为一个人写下了这篇情诗——通常来说一首长诗的诞生需要一点时间即便是模仿作品,可能他写到一半但因为别的事耽搁了,即使如此,他还是非常慎重地将文稿保存在某个地方,直到十几年过去,他出狱以后取出了文稿,才完成了整首诗歌的创作并送给了对方,他毕业后的经历跌宕起伏,身处牢狱这么多年字迹有所变化在情理之中。

这的确是目前最服众的解释了。

但情诗的后半部分依旧存在疑问,作者的归属尚存悬念无法彻底确定实属遗憾,这就是历史留给我们的悬念,这也是历史的魅力,它留下可能永远也破解不了的谜题,在时间深处对我们盈盈微笑。

一篇情深意切的散文诗,和一个谜一般的作者,还有他们谜一般的爱情。

而谁也没有想到,我们等待的转机,它居然就这样到来!

Potter家后人,也就是现在的魔法部敖罗部门司长James Potter,是的他和他曾曾曾祖父同名,这位有着蓬乱黑发和蓝色眼睛的司长有一天来到历史文物司,说有个东西是他们家祖辈留下来的宝贵遗产,大概能帮到历史学家的忙。Potter司长骄傲地说,如果散文诗的作者能因此被确定下来,那么他未出生的第一个孙子会取名做Sirius Severus Potter.

那是一张保存完好的,小小的一张羊皮纸,上面狂放的字体写着:

“我所有的一切都留给我的教子Harry Potter.”

这样,当Sirius Black的学校作业摆在那张情书的上方,这张纸条摆在它的下方,三张羊皮纸一起比较的时候,一切都毫无疑问了。

这首诗彻头彻尾就是Sirius Black的手笔,他在1976年前创作了一首仿做的散文情诗,将这件不完整的诗信保存了至少18年,1994年越狱后的某一天完成了它,出于任何一种推测,都无法相信他会把这样一封坎坷诞生的信件不慎丢弃或是转寄他人,他应该、一定会亲手把它送到原本早应所属的那个人手中,也就是Severus Snape.

这样一首诗,当然配得上魔药大师那个功勋累累的日记本。

这意味着,还在霍格沃兹的时候,他们就相互爱慕,也许那时候,Sirius Black就是为了坦述自己的感情而写的这封情书,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有送出去。也许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战火,也许是因为年少气盛,也许……

也许出狱后的他想要挽回年轻时候的错误,也许在一个夜晚他朝思暮想的人打开门的那一刹那,他们如同孩子那般幼稚地脸红,别扭地寻找借口……也许他只是磨磨蹭蹭将羊皮纸塞进地窖的门缝……也许在日记上写下“蹩脚的混蛋”的时候,Severus Snape脸上挂着的是谁也看不见的笑容……

到这里,被Severus Snape封存在日记本里长达16年,兜兜转转几十年,最后陈列在“无名氏书信文物”的玻璃馆中131年的情书,经过两百多年的岁月,向世人证明了这段不为人知的、曾经延绵持久的爱情!

就像它上面所描述的那样——

“放心吧,它永远不会消逝……

——因为这是我的诺言。”

FIN

《圣迦太琳节致辞》是法国爱国诗人Louis Aragon的作品,感兴趣的可以去找原文来看看。



顺便翻出了点乱七八糟的老图哈哈哈以前特别喜欢画这种随笔~真青春~

【Sherlock/无cp】又一次,但不会是最后一次

虽然我不期待第五季,但我还挺喜欢哈德森太太,一时感慨写了写,聊作纪念吧……[蜡烛]

好久不写他们了,有点生疏。 

========


上一次参加的葬礼是假的,这一次,是真的。

 

John在棺木上方松开手,花朵坠去其他花朵上,轻轻弹起,微微颤动。

“那有什么意义?她又不在里面。”身畔传来冷冷的判断,不出John的意料。

土层慢慢地盖过棺木,仪式趋近尾声。

 

John回头,前室友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回到贝克街,John有些惆怅,有了Mary后他搬离了这里,一个月来不了一次,家里的小朋友已经会遛狗了,他才稍微有了点空档时不时来瞧一瞧好友。

他也算亲眼见证了管家太太一年不如一年的健康状况,毕竟他是医生,好太太也乐意仰仗他。

 

死讯来得并不突然,但依旧难以接受。

 

“现在你怎么办,谁照看你的衣食起居?我可不想短时间内参加两场葬礼。”坐在自己惯常的位置,John摸了摸扶手,绒布比以前秃了许多。

他多年老友背对着壁炉缩在长沙发里,老样子。

 

“唉,要不我和Mary说一声,先搬回来住——”

“不需要。”那个家伙终于抢答。

 

“为什么?只是暂时的,在你找到新管家之前,你总不会让这份遗产沦落成垃圾堆或是废墟吧,对不对Sherlock?”John循循善诱,小心翼翼。他身为医生见识过太多死亡,某种程度上,老太太也是他的病人,临终也没遭受太多痛苦,这几天下来他已经接受了现实。

但很显然沙发上那个还没有。

 

他室友偶尔看起来超脱万物,什么都入不了那理性城墙铸就的内心;但大多时候,John如今可以笃定地说,Sherlock比起成年人更像孩子。

倒不是说John还得跟他解释死亡,应该不用?

 

“Sherlock?”John不厌其烦地追加,“我的房间还空着吧,随便整理一下就行,不用你操心,我会安排好的。”他拍了拍扶手,起身上楼。

沙发上的人蜷开了一些,歪头看向门外,John已经上去了,他又躺回去,等待着。

公寓楼里安静了一会儿,“Sherlock!”熟悉的咆哮声传来,接着是凌乱嘈杂的脚步声,“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

 

一切都是那么对头。令人怀念。

Sherlock深深吸气,耳边似乎响起了Hudson太太的抱怨:悠着点儿孩子们,悠着点儿。

“怎么,我还以为你们一般会多悲伤两天,世道进化了吗?”

迥然于老太太嗓音的油滑腔调填补了空隙,一个高大的男人悠然踱进了起居室,“你好,John,很久不见。”

 

“Mycroft,”John没好气地瞥他一眼,一手撑着腰一手撑着额头,“我是不可能把房间变回原样了,鬼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Hudson太太知道吗?我打赌她不知道!我应该早点发现!!她或许就会改遗嘱了!那也都是你活该!!”他挥舞着胳膊,最后狠狠地戳了戳沙发的方向。

 

英国政府斜睨一眼没露脸的胞弟:“一切正常,好极了。”

 

“你就等着伦敦陷落吧,她已经不在这了。”沙发传来的声音沉闷,英国政府张张嘴又闭上,鼻子里长出一口气,“你可以回老家去,妈咪或许会给你新的灵感,关于独自生活的便利和幸福,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说着在内袋里掏出手机。

这倒是成功地让寄居沙发的物种跳了起来,一把夺过他哥哥的手机随手一扔,“我很好!!不需要你们拐弯抹角的关心——”他在脑袋两边弯曲两根手指,往自己的皮沙发里一摔,“没有管家也不妨碍——”

 

“不是你的管家。”

“不是你的管家!”

异口同声地,John和Mycroft对视一眼,带着诧异。

 

Sherlock微微偏着头,就好像在侧耳倾听。

厨房里的冰箱发出嗡嗡的电流声,秒针在喀嚓喀嚓地运转,街边车水马龙,早就租出去的咖啡店大门铃铛叮铃铃响了一声。

好像能闻到她泡出的茶香,带着一股东方草药的味道。

 

英国政府又叹口气。

John挠了挠额头,在另一张单人沙发里坐下,撑着脑袋沉默着。

 

Mycroft走过去,抬手几乎碰到弟弟的卷发,但晃了一圈还是缩回来,转而去沙发上捡起手机滑开。

“其实我抽屉里有一份3A机密要案,想办了就来办公室拿。”

 

John坐在那目送Mycroft出了门,回过头来看向前室友,正打算说点什么,却只见这位实际上已经步入中年的咨询侦探一跃而起,蹿到门后扯下大衣和围巾,一边套一边喊道:“我就知道他还有存货!”

出门前他回过头,“你还愣着干什么!John!!”

好医生如梦方醒般跳起来,随着噼里啪哒的脚步声下楼去。

 

贝克街221B很快就变得空无一人,只有被关门声震落的灰尘慢悠悠地晃荡着,晃荡着。

故事依旧在继续。

Fin

 

 再见了,谢谢你带给我们的快乐QAQ

 


七里八里